您的位置: 境 生于象外

境 生于象外 2015/4/24 10:44:06

          


从“立象尽意”到“境生像外”,始发于庄禅哲学中的“言意之辨”最终演绎出后世评判中国古典绘画的“意境”一词。在阐释“境”字方面,盛唐诗人王昌龄早已提出“物境、情境、意境”说,僧皎然也有过“取境”说,及至刘禹锡首提“境生于象外”这一观点,“境象说”在古典绘画领域也滋生出深远的审美意义,即由描绘物象到超越物象表面意义的转变。

 

 

“境生像外”是一种含蓄的美学追求,它具有一定的玄思意味,在古典写实绘画已经取得了高度成就后,“象外象”、“味外旨”就自然地生发出来。

中国古人自古有着广袤恢宏的宇宙意识,出于对自然山水无以言表的热爱和对于宇宙万物的自我意识,《老子》较早提出“大美不言,大象无形”的哲学思想,当古典的画家观看世界时,他们的眼光富含着超远的包容性,身处于一定的社会环境中,无论是仕途通达还是隐逸江湖,深刻的人生况味都会使画家希望寻找到一种解脱困境的方法。

 

 

孔子曾经说过“游于艺”,在古典绘画的执著探寻中,画家们终于寻找到了自己的精神家园,即徜徉于宇宙和人生之间的一种逍遥,这是一种精神的自由,当绘境与心境融为一体,就化为一种博大的天地境界和人生境界。中国古典绘画崇尚朴素而不经意的绘画,其法源自自然,又超乎自然,是对自然形象和生命万象的抽象和概括。

 

在具备了高度的写实技巧后,欲深刻表达绘画的永恒意蕴,则无法而法、象外之象的产生与道家提倡的不知之知极为相似,皆以超越天地和自我为目的。各种“境”的生成由自然和绘画之“象”而来,画家因心造境,“以我观物,物皆著我之色彩“;“以物观物,故不知何者为我,何者为物”。自此,画家与天地万物齐一,“澄怀味道”让画家受限的人生感触融合于无限的宇宙之中,从而进入一种超越时空的境界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| 关闭 |